????最快更新王妃快逃:王爷太败家!最新章节!

????风临渊想了想,?云洛兮好像真是这样的。

????“为什么?”他护着云洛兮。

????“因为我想一切都慢一点,仔细的想想那些好,和那些不好。”云洛兮很认真的说。

????风临渊想了想笑了起来,以前他还还真没想过:“好啊,以后你和我走在一起,都是慢慢都的想那些好。”

????云洛兮笑了起来,不过她知道风临渊真的有那样的能力。

????两个人在人慢慢的走着,走到人烟很稀少的地方,灯笼也变的稀疏。

????“哎,你看那个像不像梅开?”云洛兮眯着眼睛看一边的一个男子。

????“不像。”风临渊带着云洛兮就走。

????云洛兮觉得真的很像啊,可是风临渊不让她回头看。

????梅开现在很郁闷,出门遇到女子喝酒喝醉的概率有多大?反正他长这么大是第一次遇到。

????应对一个喝酒喝醉的女子有多难?对梅开来说,你杀一个人难一万倍。

????“你家住哪儿?”梅开很努力的试图和徐樱沟通。

????“我没家,没人敢要我。”徐樱有些颓然的坐在地上。

????就在今天,她东西都收拾好准备回老家了, 虽然不知道老家的那个人怎么样,但是好歹可以嫁出去。

????可是就在她要出门,和她娘告别的时候,她爹收到了一封信,告诉她不用回去了。

????她立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在老家找的亲事也黄了。

????她娘哭着抱怨她爹,以为她不知道,还哄骗她说老家没有准备好。

????她不怨她爹,当时是她不想做燕王侧妃的,她本就不喜欢燕王,她爹也不希望她嫁入皇室。

????“你说,成亲是不是很难?”徐樱揪着梅开的衣袖。

????“难,难,难,很难。”梅开在反省自己为什么要救下这个女子。

????刚才看她穿了男装从酒楼出来,头发散开在那里被人指指点点,他也许是觉得有个人比自己更落魄,莫名其妙的就想帮一把。

????结果他发现了,千万不要搭理一个喝醉酒的女人,战斗力无法评估。

????“为什么别人都那么简单,我就那么难呢?” 徐樱说着哭了起来。

????“不是……你?”梅开想了好多次想给敲晕了,最后都没下去手,人正醉着呢,万一给敲出一个好歹怎么办。

????“我他太难了,我要削发为尼。”徐樱说着就开始揪自己的头发。

????梅开慌忙制止,真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,被女人视若性命的头发都不想要了。

????“你干嘛?你放开我。” 徐樱直接推开梅开。

????梅开竟然被一个女人直接推坐在地上了,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徐樱,怪不得嫁不出去,这劲儿也太大了。

????“行,行,你想干嘛就干嘛。” 梅开直接说。

????徐樱想了想,站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前走,然后直接吐了起来。

????梅开的胃里一阵翻滚,女人狼狈起来也太可怕了。

????云洛兮和风临渊回到锦园,今天开心,也没什么睡意,两个人就坐在水榭那里聊天。

????过了一会儿荆守过来行礼:“王妃,梅开公子回来了。”

????“他回来怎么了?”风临渊有些不悦。

????他不喜欢任何男人靠近云洛兮。

????“带回来一个女人。”荆守继续说到“还喝醉了,让王妃拍两个侍女去照顾一下。”

????云洛兮和风临渊对视了一下,梅开竟然会带女人回来了。

????“长的漂亮不漂亮?”云洛兮立马八卦起来了。

????想想梅开也老大不小了,是不是看到万一成亲,她也受刺激了,竟然会带一个女人回来了。

????“天黑,没看清。”荆守很认真的想了想。

????云洛兮有点安奈不住想去看看,眼角看到风临渊的表情,就乖乖的坐在那里了:“珊瑚,你带两个人去看看,另外出去看看谁家在找人,别让人家着急了。”

????“是。”珊瑚行礼退下。

????云洛兮想了想扭头看着风临渊:“你说梅开是不是开窍了,也想成亲了?”

????“是。”风临渊也觉得,赶紧让梅开成亲。

????珊瑚带了两个人过去,一看是徐樱当即就不好了,赶紧回去禀报。

????“徐樱?”云洛兮感觉脑壳有点疼。

????上次去徐家,徐夫人因为徐樱的事情性情都变了,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儿,徐夫人 不知道会怎么样。

????“赶紧去告诉徐府一声。”云洛兮有些不镇定了。

????“是。”

????现在徐家上下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担心徐樱想不开做什么傻事。

????要说徐樱小时候性子也挺开朗的,自从退了燕王的亲事,后来种种不顺,她就变的越来越低沉了,连大门都不出了。

????“樱子万一想不开有个什么好歹,我也不活了。”徐夫人已经哭成了泪人。

????“哎呀,净说那些有的没的。”徐良现在也是气恼。

????老家那人还是他的故交,这些年没少帮衬,估计是听到了什么风声,在这个节骨眼上退了亲,让谁不生气。

????“都怨你,若不是退了燕王的亲事,樱子就是当个侧妃,最起码人活着。”徐夫人太过悲伤,什么话都说出来了。

????徐良现在他着急,不想和他夫人纠结这件事。

????“老爷,宝王府来人了。” 门房进来行礼。

????“快请。”徐良以为宝王府这个时候来人,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他也跟着去了前厅。

????“徐老爷。” 宝王府的护院行礼“我家王妃让徐大人和徐夫人到宝王府一叙。”

????徐良意外:“可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?”

????“徐小姐现在在宝王府。”

????徐良一听懵了,随即欢喜起来,徐樱只要活着就好,慌忙叫了他夫人去宝王府了。

????他们一到宝王府,就被人带到徐樱那里了。

????梅开刚换了衣服,想去看看自己救的女子长什么样,结果徐樱一翻身又吐到他身上了,恶心的他立马把外面的衣服给脱了。

????“你想干嘛?” 徐夫人看到梅开脱衣服直接冲了进来。

????“我……”梅开拿着自己被吐脏的衣服不知道怎么解释。

????“我家徐樱要是有个好歹,我就是拼了老命也饶不了你。”徐夫人立马过去护着徐樱。

????梅开就知道,女人是麻烦事儿,遇到女人就什么都说不清了。